您好!歡迎來到縱橫全球互聯網交易平台!

e把罩聯貸俱樂部

聯絡我們:(02)2518-0488


網站公告

標題 從洪仲丘事件反思台灣投資理財業務的亂象
內容

仲丘遭凌虐致死,此一以大欺小事件引發國內司法的改革;投資理財業務厚己薄投資人的經營亂象,也須進一步加以修正。

洪仲丘事件引發司法不公疑慮

      2013下半年,從7月到8月上旬,國內所有的電視新聞媒體幾乎每天都大篇幅的關注洪仲丘事件,此一事件同時也引發了兩起網民自主發起的公民運動,一次是3萬人包圍國防部,另一次是25萬人占據凱達格蘭大道;這個事件之所以會引起社會如此廣大的關注與不平,其主要原因當然就是軍方在面對這起事件的處理方式與態度,其並不是站在人民的一方,而是從一開始就希望草率的以意外事件來結案,到後來發現掩蓋不了真相,就以敷衍並預設立場的方式來應付被害家屬,充分顯現軍方長期以來不願意讓外界真正了解其內部運作情況的心態。

理論上,軍檢部門是獨立的單位,不歸屬任何一個軍種所管,直屬國防部長,理應要與被害家屬站在同一陣線,協助被害家屬找出事情的真相,並且將犯罪的一干人等繩之以法。但事情的經過卻讓家屬一再質疑軍檢的角色,因為其似乎已成為加害人的律師,處處給予可疑的嫌犯方便,並自動的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這種處事不公的模式,終於讓25萬民眾不再沈默以對,決心站上街頭表達不滿心意;而這件事情的演變也讓我們看到一件事實,那就是一個普通小老百姓在面對軍方這種大鯨魚的時候,顯得是多麼的渺小與無力!同時引發百姓對司法不公的疑慮。

洪仲丘事件與投資理財業務亂象本質類似

      洪仲丘事件與投資理財業務似無任何關聯,然而,若仔細思考,其實二者所存在的問題之本質,基本上卻是一樣的。前述提到,理論上軍檢單位應該是站在被害家屬的一方,但其反而是站在加害人的一方;其前提應是軍檢單位站在官方的立場,維護軍方的利益高於維護被害家屬的利益;事實上,這種類似的情況在投資理財業務上也是一種普遍而經常存在的現象。在金融業中,從事投資理財相關業務的人員,不論其名稱為理財專員、投資顧問,或理財顧問等等,理論上應該是站在客戶的立場,挑選其對外宣稱的所謂合適的金融產品,但實際上,金融業者或理專個人的利益往往都是擺在客戶前面的。

金融機構以客為尊或以強欺弱

      金融機構是以提供金融服務為宗旨的單位,但不論是保險公司、投信機構,或銀行等金融單位,其在以客為尊的表象之後,其實隱含了許多以大欺小,或以鄰為壑的服務假象。

以保險公司的經營模式為例,理論上,保險業務人員收取被保險人的保費,應該是要站在客戶的立場,檢視客戶的保險需求,進而幫客戶規劃合適的保險產品。但大部分的情況是,很多保險顧問選擇推薦客戶比較能夠接受的產品,也就是比較好賣,但不一定適合客戶的商品;如很多人對於保險產品一般都會不自覺地產生抗拒心理,因此,保險人員轉而推薦儲蓄型的保險或投資型的保險產品給客戶,也就是以存款或投資的觀念來銷售這類的保險產品;但不管是儲蓄險(保險+存款)或者投資型保險(保險+投資),這類產品中,其屬於真正保險的保障額度或範圍都很有限;表面上,儲蓄險或投資型保險似有一魚兩吃的雙重功能,但實質上,客戶所付出的費用與限制反而對客戶更為不利;最重要的是,客戶自己常會陷入以為這樣就買了很多保險的錯覺,但實際上,客戶最基本的保險保障可能都沒有被滿足。而保險人員喜歡推薦這類產品的原因就是,業務人員將個人利益放在客戶利益的前面,也就是業務人員的利益永遠大於客戶的利益。

另外,對投信基金公司而言,其營運模式也有類似的情況,投信基金公司經常都會推行新的基金產品,在發行新產品期間,不管客戶是不是真的適合購買這個新產品,幾乎公司的業務人員都會優先推薦客戶新的基金產品,原因是公司的理財人員都會有推薦新產品的業績壓力,業績獎金可能也會比較高;因此,理財專員的行事原則,必須是以公司或個人的目標或利益為優先考量,客戶的利益就擺在一邊了。

至於銀行呢?由於銀行不能自行發行基金產品,它僅是提供服務的一個代銷機構,理論上,應該不會有銷售特定產品的壓力,那銀行的理財人員是不是應該會比較客觀的站在客戶的立場上來推薦產品呢?答案是否定的。雖然銀行只是代銷機構,但是銀行也會要求理財人員每個月或每季所要達成的一定業務目標,為了達成銀行的業務要求,銀行理財人員往往就被迫必須銷售對公司或自己最有利的產品,這也是為什麼美國雷曼兄弟倒閉之前,銀行會銷售大量的結構型產品主要的原因之一了。

除此之外,有的銀行也會定期跟某些特定合作的基金公司合辦促銷的活動,在產品促銷期間,銀行會要求理財人員重點銷售某些特定公司的基金產品,在這種情況下,銀行與理專個人的利益自然也就會被優先考量,客戶的利益也就被犧牲掉了!

國內外金融機構皆同

      上述所論金融機構以大欺小,以強欺弱等情形,這些並非台灣獨有現象,國外也是如此,但其對理財人員的規範相對比較嚴格;如美國對於獨立的投資顧問或銀行的理財人員有著嚴格的規定,要求這些人員在推薦投資產品的時候,必須完全將客戶的利益放在首位,否則就會受到嚴厲的處分。2013年下半年,美國還預計將適用範圍擴大到證券公司的股票買賣經紀人員與保險顧問身上,確保他們都能夠將客戶的利益放在優先的地位。我國的金管會雖然也要求銀行的理財人員必須在推薦客戶投資產品之前,要詢問客戶的風險接受程度與了解相關的產品風險,但此一規定絕大多數的執行都只是徒具形式而已,很少有理財人員會真正的去幫客戶做風險的衡量並挑選”真正”適合客戶的理財產品。

一般而言,客戶大多只是為了完成購買的程序而配合簽名,但可能不知道所買的是何種產品,需要承擔多少可能的風險?但這個簽名反而成為事後銀行舉證客戶已經了解產品風險的最佳證據;因此,雷曼兄弟倒閉事件發生之後,有很多的客戶都因為買到了高風險的結構型產品且自己事前不清楚是這種產品,要求銀行負責賠償,但能夠成功獲得賠償的人是少之又少,這就是典型小蝦米難以對抗大鯨魚的例子,而原本應該是站在客戶立場(或客戶自己以為是如此)的金融業理財人員,很明顯的並沒有盡到應該有的責任。

國內投資理財亂象宜作改革或修正

      整體而言,客戶購買理財產品因為理財專員未盡其責而讓客戶賠錢,這種事情似乎沒有比一個軍人因被凌虐致死而如此的令人震撼,但是投資理財相關產品的影響與很多家庭都是有關的。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造成金融產品的大跌,讓無數的人辛苦大半輩子的退休金或存款一夕之間所剩無幾,投資人欲哭無淚,事後也引發了不少的社會事件,甚至有人因此而輕生,可見其影響範圍的廣度與深度,絕不容小覷。洪仲丘事件導致了軍事審判制度的改革,這是社會進步的象徵也是人民力量的展現;同樣的,無法站在客戶這一方的投資理財的金融業者也到了應該要改革的時候了!

作者:謝明瑞博士、沈淑惠博士